读了《国境以南,太阳以西》有感

前段时间终于把村上《国境以南,太阳以西》这书,看完了。 在小说《国境以南,太阳以西》里,岛本说每当听纳特.“金”科尔的曲子时,便 会想像国境以南到底是什么?国境以南是什么地方? 后来,长大以后,才明白,歌词说的是墨西哥。即使墨西哥对许多人来说是奇妙的地方,但它也只是属于日常世界中一个 “普通”的地方。并不是岛本想像中的边界之外的异世界,一个彻底的异境。边界之外的异世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异境??是《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中,世 界尽头的影子世界?是《舞!舞!舞!》中,昨日的海豚旅馆? 是《奇鸟行状录》里黑暗的井? 还是《寻羊冒险记》中的羊男,神秘的山中别墅与几乎被遗忘的小镇??还是说所谓的外界边境只是释放灵魂的地方?不晓得,数据不足,无法解答,一切的想像都是徒劳,想像只能是想像…… 小说里,岛本还提到一个地方——太阳以西,在还没有把书看完以前,觉得,仅 仅是觉得而已,太阳以西就是黑夜、黑暗、一个灵魂的栖息地。看到书的差不多结尾部份才知道太阳以西的寓意。岛本说了一个故事。 “一个农夫,一个人住在西伯利亚荒原,每天每天都在地里耕作,举目四望一无所 见。北边是北边的地平线,东边是东边的地平线,南边是南边的地平线,西边是西边的地平线,别无他物。每天早上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升起,就到田里干活;太阳正对头顶时,你就收工吃午饭;太阳落入西边的地平线时,你就回家,吃饭,然后睡觉。” 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过日子。一天,农夫觉得自己身上有某些东西死去…… 想像一下,你是那个农夫,每天拿着锄头,看着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升起,划过高 空落往西边的地平线。每天就是这样周而复此的过活。当你如此目睹这光景的时候,你身上有什么突然咯嘣地一声死了。于是你扔下锄头,什么也不想地一直往西走去,往太阳以西…… 太阳以西有什么?我不知道。或许什么也没有,或许有也不一定。我想应该是和国 境以南多少有点不同的地方。或许太阳的以西就是国境以南…… 如果你是那个农夫,你会扔下锄头吗??会走向太阳以西寻找国境以南?? 小说里,岛本最终的离开,使小说中的“我”陷入迷失中。最终的“我”无从选择,只能返回“现实”…… 在小说里的最后一页,有这样的一段描述:黑暗中我想到落于海面的雨——浩瀚无边的大海上无声息地、不为任何人知晓地降落的雨。雨安安静静地叩击海面,鱼们甚至都浑然不觉。…… 现实中我总是迷茫以及失去自己,找不到自己的所在位置。每天都是拧发条式的生活。对之于生活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感。我无法具体说出我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是用怎样的一种存活方法活着。我无法具体细致说出。反正活着就是。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如村上所言有国境以南这个异境,我只知道现在的我是没有扔下锄头却走向太阳以西寻找国境以南的农夫。但是怎样都走不到太阳的以西的人…… 本来的我,应该是介乎在外界之中的人。虽然不是国境以南,但说到底也是两者 之间。或许什么都没有,没有所谓的国境以南和太阳以西。但是,我却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做我喜欢做的事。为我的梦想而努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做一些没意义而我又不喜欢做的事。不用每天上下班,不用在上班的时间里挤在别人下班时间拥挤的大马路上,不需要用虚伪的伎俩而赖以生存,不需要用虚假的微笑来掩饰心中的讨厌。在现实的社会里我总是脱离不出虚假。我无法具体说出我是多么的讨厌,之于现实中又是怎样的一种讨厌。讨厌到想吐,真的想吐…… 近来一直都有想冲红灯的欲望,不想等信号灯。结果,我真的付以行动了。并且是 好几次,不止一次地做着实验。当然这是在极安全的情况下进行。在等信号灯和不等信号灯的具体操作中,从“根本”上没有区别,只是早一步到家和晚一步回到家。基本上我无法领会出一些什么。或许我已悟出了什么。什么是什么又是什么呢? 有人说,重复便是幸福。重复就是幸福吗??答案是肯定还是否定??我不清楚。 我只知道现在的我是拧发条式的生活。每天都寻找着我的发条,每天都在上发条。而我又是多么需要发条,但又极其希望自己能把发条丢掉,可以不再使发条。可以是自由飞翔的鸟…… 有人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飞机>飞机在飞翔>我,坐在飞机上>飞机>在飞翔>然而,在飞的>是飞机>抑或天空 ”!!!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